YolandaZb

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
树洞+自娱自乐,三次元勿评。

同人请走子博:路易斯

五四青年节快乐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幅鼓舞当代青年的小条漫,内容大概是虽然我们这一代青年有时懒惰、有时丧,但我们仍然心怀进步的思想和大局观念,愿意为社会进步贡献一点自己的力量;更有另一位我关注的博主发布了关于五四青年节的起源——这个节日是纪念青年们的国家、社会责任感的。

我突然想起之前家庭好友聚会时候展开的一个话题:社会责任感。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幅鼓舞当代青年的小条漫,内容大概是虽然我们这一代青年有时懒惰、有时丧,但我们仍然心怀进步的思想和大局观念,愿意为社会进步贡献一点自己的力量;更有另一位我关注的博主发布了关于五四青年节的起源——这个节日是纪念青年们的国家、社会责任感的。

我突然想起之前家庭好友聚会时候展开的一个话题:三代出贵族和社会责任感。

这一圈家庭好友阿姨大爷有着相似的经历:他们大多都是从种地的农民家里通过高考途径走进城市,创出自己的一片事业的“城一代”、“富一代”,是改革开放和中国社会发展的既得利益者。他们自认为是富一代,并且乐观且坦诚地承认自己的思维局限性:黄大爷至今买了别墅还在院子里面种菜,并且不许保姆来帮忙打理;朱大爷仍然热衷于让自己的两个学霸儿子考公务员走编制系统;我家的张叔叔也总有落叶归根、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乡土思想。虽然老张总是调笑说自己是“地瓜干富二代”,但他清楚地明白,对比曾经在厨房打地铺的张爷爷,自己才是真真正正吃得好饭、过得好日子的“富一代”。一方面来讲,贫苦的出身让他们对金钱没有太多的安全感:他们希望自己的子女未来是能挣钱、能保住社会阶级的新贵族;而另一方面来讲,回顾自己为了金钱打拼的经历,他们又不舍得让自己的孩子这么走一遭。尤其是我爸和黄大爷:我爸这个想做历史教授的文科生和黄大爷这个北大国际关系硕士并不是最“务实”的性格。他们虽然过得快乐也不至于郁郁寡欢,但在想到当年如果自己追求了更令自己感到满足的学术道路的时候,他们还是有些惆怅。于是他们对于自己的儿女又是担忧又是宠溺,最终还是拍拍大腿决定:我们努力奋斗一辈子不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能有更多的选择么!去吧,做所谓不务实的选择,你们这些“富二代”应该有追求兴趣爱好的权利!作为一个想做教授的文科生,他们能有这样的想法、做出这样的决定对我来说当然是重大利好消息。我是可以做出“自私“决定的一代人。至于我的子女——未来的事未来再说吧!

席间郭大爷却也提醒我们:正如我们富一代又难以缓解的“土地情怀“一样,你们这些二代也有着自己的局限性:你们是被宠溺的一代。为什么常言道三代才出贵族呢?那是因为一代解温饱,二代追梦想,三代担责任。只有在越过了个人物质和精神的满足这两个阶段的第三代才有足够的资源、能力和意识来承担超越个人和家庭的社会、家庭责任。是这些“贵族”才有能力负担得起高于自己的追求。

作为一个自命不凡的二代年轻人,我当然是有些不服气的。于是,借用老张“地瓜干二代”的胡搅蛮缠理论,我要在此为我自己和我周围的有志青年们说几句。首先,我想要重新定义“富有”。现在的我可以算得上是绝对意义的富二代了——在柯盖德能在学校的家庭收入水平排名里混到第二百分位数我很明确地意识到自己的条件之优越。虽然中产阶级的挫败感向来都来源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也觉得我明显不是周围朋友里家庭条件比较好的那个,但要宣称我自己条件不够好绝对是混账而不知感恩的行为。但同时,富有是一个非常相对的概念。就好比我家在青岛过得还算舒服,拉到北京上海去比却又什么都不是一样,一代人能不能算得上是富有要用他们当时的标准来衡量。张爷爷虽然一辈子在乡下生活的并不富裕,但是比起张爷爷要饭的父亲,张爷爷可能也足够算是完成了阶级跨越、能够被称为“富一代”了。这样说起来,我的“有志青年”朋友们和我自己多少就都能被划进“富2.5代”了。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我认为心态上的富裕和社会的变化给了我们将个人需求和社会责任感结合起来的能力。我的几位哥哥姐姐——正为谷歌、投资公司效力,法学院预备役或是正攻读STEM相关博士学位的——当然都有着令人赞叹的“赚钱潜力“;但他们之所以选择这样的工作明显并不只是因为金钱回报。他们认可自己工作的意义和挑战性、并且不愿意为了安逸和享受放弃忙碌。黄姐姐一度因为家庭的期待回到青岛入职了不怎么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岗位,在家庭的温柔港里享受物质生活的快乐;然而她最终不还是因为对挑战和自己学科的热爱入职了整天出差、加班,需要离开家乡出去闯荡的投资行业。这个故事可以被归类为“追求梦想的二代故事”,但我觉得这个故事的重点在于她愿意为理想做到什么地步。精神上的追求和物质上的追求在受过高等教育的我们之间并不是绝对的取舍关系,而公司和社会架构则给了我们将个人最求和社会进步结合起来的能力。回到我个人,虽然我本人想要成为教授的一部分原因是满足自己终生学习、追求稳定生活的欲望和对学科的单纯热爱,但我相信,我对于学科领域的贡献最终能够为学术领域和社会的进步产生积极贡献。也许我们不能够像理想中的“三代贵族”一样将自己完全投入到推进社会和国家的进步中去,但我们对于高于自己的生活价值的追求也不能够因此被否定。

今天写下这么冗长的一段文字也许是为了告诉世界,更也许是为了说服自己我存在的价值。但在五四青年节氛围的感染下,我想说,我们这一代的青年没有完全被社会束缚住。我们想要关心、也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关心着社会和国家的命运。我们虽然言语很丧,但是像每一代青年人一样,我们并没有真的对这个世界失去希望。我们在向上。

2019/05/04

ZY

评论
热度(3)
©YolandaZb | Powered by LOFTER